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涉事传媒公司回应金银花改名之争系忽悠客户

2018-12-03 16:35:58

涉事传媒公司回应金银花改名之争:系“忽悠”客户

九间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官方站上,称董事长刘嘉坤为“金银花产业的袁隆平”站截图

日前,湖南省纪委官员陆群针对金银花更名腐败问题,对前国家食药监局邵明立的实名举报,引起了广泛关注。

其中,陆群在微博中给出了湖南卫视联播的报道,该报道称重庆商界永道公司负责人文海军承认收了山东平邑九间棚公司130万元,由重庆的公司策划“南方金银花络炒作案”,称山银花上火。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采访了重庆商界永道公司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湖南卫视报道中的文海军是公司的营销运营人员,对暗访说的只是“忽悠”客户,实际上公司只是和九间棚公司做推广合作,从未有所谓诽谤南方金银花的行为。

“两花”之争已有多年

金银花、山银花“双花”之争已经持续多年。在学术争议背后,对金银花商业品牌的争夺早已展开。

金银花、山银花之争的报道早见于2005年7月15日《人民》第六版《山银花不是金银花种植要小心》一文,该文的作者蒋高明、李先恩分别是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用植物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称,“山银花并不是金银花。虽然金银花和山银花都含有绿原酸,但作为药用成分的木犀草苷,金银花含量比较高,山银花含量很少。因此,2005年版《中国药典》只规定了金银花为忍冬科,忍冬的干燥花蕾或初开的花为金银花。”

然而,2005年3月的公开报道显示,蒋高明、李先恩等专家为山东平邑县九间棚村的高级技术顾问,蒋高明还在该公司设立了博士后流动工作站和临沂市金银花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实际上,在南方指责北方金银花企业的同时,北方也控诉山银花冒充金银花扰乱市场。

中国金银花协会会长刘锋曾公开表示,“全国市场上,真正的金银花和假冒金银花之名的山银花产量各占一半。”意指山银花扰乱了金银花市场。

金银花产业的“袁隆平”?

《法制晚报》注意到,在诸多有关金银花争论的报道中,被认为是此次风波利益一方的全国人大代表、九间棚公司董事长刘嘉坤此前频频接受媒体采访,发表诸多对山银花不利的言论。

2013年,一家媒体刊登了《加多宝王老吉等凉茶被疑用山银花代替金银花》一文,文章称“金银花和山银花的药效有很大差别”,并借刘嘉坤之口点出“金银花是凉性的药材,而山银花恰恰相反,是热性的药材”。

九间棚官显示,刘嘉坤还是山东省平邑县九间棚村党委书记,介绍中将他称为“金银花产业的袁隆平”。

之前湖南卫视暗访时,商界永道公司为九间棚公司制定的推广的方案中,就有一条称,要将这家公司负责人塑造成“金银花产业的权威”。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人大代表刘嘉坤也曾提交议案,指出虽然现行的《中国药典》将金银花与山银花分列,但对二者的“功能与主治”的表述却完全相同,建议专家组对两种药材进行更深入的对比研究,进一步修订药典。

涉事传媒公司:系员工“忽悠”客户

2013年9月份湖南卫视曾报道,九间棚公司3年时间花费100多万元,聘请重庆一家民营传媒公司作为络推手,散布南方金银花喝了上火的谣言。重庆商界永道传媒公司的营销总监文海军称,山东平邑九间棚公司支付他们130万。

今天上午,重庆商界永道传媒公司一负责人接受了《法制晚报》的采访。据该负责人介绍,当时是有冒充客户来暗访,在介绍业务时有夸大,“做运营的人对客户肯定有忽悠的成分。”

对于收钱诽谤的质疑,该负责人回应说:“怎么可能呢!我们怎么可能去进行诽谤。”

湖南卫视报道此事后,该公司并未找湖南卫视反映问题。该负责人对此解释说,“,人是我们的人;第二,在镜头面前确实承认(那些说法),就没去找电视台。被狗咬一口,你还要去咬回来?”

该负责人介绍,和九间棚公司已没有合作。(王选辉)

筑志红中麻将代理
网络电玩城
豆腐皮机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