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李毅这是艰难的决定能在特帅身边是幸运

2018-10-28 12:35:09

李毅:这是艰难的决定能在特帅身边是幸运

2004年亚洲杯决赛,李毅的单刀球被川口能活化解,中国队失去了几乎是扳平比分的机会。赛后,李毅表示,对此球会铭记终身。

李毅:今天我终于做了一个对于我一生都非常艰难的决定,告别了曾经陪伴我度过了26个春夏秋冬的足球,以前的点点滴滴仿佛就在昨天,足球让我快乐过也让我悲伤过,现在这一切都只能存在那美好的记忆里了,但是我不会离开足球的,因为那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真心地感谢那些爱我恨我的朋友和毅丝们!

3月24日 00:34

昨天凌晨,32岁的李毅在微博上正式宣布退役。有人留言:中国足球只有一个李毅。

是非已成往事,功过无需评说。李毅一年没踢球了,这三个月跟队训练的努力没有换回一个中超的位置,特鲁西埃说话不留余地:他已经达不到中超的水平。退役肯定有无奈的成分,运动员对从事了多年的项目是一种什么感情,旁人无法理解只能听。

不过,李毅在退役的同时加了入深足教练组,从某种程度上也圆了他的梦虽不是以球员的身份,但毕竟还在一线从事足球工作,重要的是,他重回了深圳足球圈 这个曾经任由他年少轻狂的江湖。可以想象,新赛季的中超赛场上,站在特鲁西埃身边的李毅必然会为深足的胜利欢呼,为失败丧气。

跟李毅的几次对话中,他都提到归属感的问题。他很渴望回归,当他在科萨手下过得很闹心的时候,深圳是他必须要回流之地。如果说这种回归有非自主的成分,那么他在半退役状态下为重回深足而做的种种努力,也多少能够说明他的心态。

一座城市之于一个球员的归属感,对现在深圳红钻这批队员来说,不那么好体会。心理学家可以把这种情结归结为自恋,社会学家可以把它归结为人际关系里的利益需求,但归属感本身很真切,它不只跟球员的户口有关,不只跟在这座城市投资了几个饭店有关,也不只跟老婆和孩子在这里生活有关,它至少还有一种情结 英雄主义。

青岛人郝海东之于大连,重庆人姚夏之于成都,安徽人李毅之于深圳,多少都有同样的意味。他们的时候,是这座城市里特有的角色,他们在球场上的表现,能够影响一群人的情绪。深圳球迷在连鲁京沪球迷前面直到今天还有骄傲的资本,只因为6年前李毅在亚冠四分之一决赛中绝杀了沙特的阿赫利,那是中国球队在亚冠上的成绩。李毅出现在深体主队教练席上的时候,过去的画面一定会浮现。

对深圳足球乃至这座城市而言,李毅这种归属感,其实是值得珍惜的东西。深圳人来人往,打工赚钱,大多数人只能留下GDP。随着深圳足球式微,这里渐成外来球员被流放之地,看台上的球迷也总是相同的面孔,如果说所有人来去匆忙是深圳足球特有的风格,那么李毅的回归则加强了深足的本位意识。久而久之,如果所有人都终各回各家,深圳足球那里会有自己的一脉相承?

不得不说,李毅的归属感,也跟当年的环境有关。深圳健力宝一度是全国富的俱乐部,所有的成绩都建立在充足的资源之上,有好的球员,有固定的基地。而现在,万宏伟的品牌战略还在摸索中前行,深圳红钻年年都是保级的苦主,俱乐部训练还要打游击战,王宝山也说,在这种情况下让队员们产生归属感,太不现实。不少年轻球员的想法是,谁知道明年会在那里踢?刚刚被俱乐部卖回大连的权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反而实属幸运。

拿李毅的归属感来拷问现在的深圳红钻,其实没有意义,对于现在的中国足球来说,归属感已经是品。时势造英雄,不知道下一个深足崛起的轮回,李毅是否能够以教练的身份再次参与,但万宏伟应该意识到,如果要打造长久的足球品牌,归属感这个系统工程,必须做。

对话

我为足球而生,也会为足球而死

南都:本想继续踢,突然又当教练了,被迫?

李毅:这应该是我一生中艰难的决定。我才32岁,还能踢的,种种原因,不可能继续在深圳踢了。老万说:你当队员不行,那就当教练吧。我很感谢他。我当然很难过,但这也有可能是新的开始。

南都:那工作状态在一天之间就不一样了?

李毅:大概跟往常一样,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样了,现在穿教练服,站在老特旁边,教练组晚上还会开个会。我现在不用练,但有时候还是需要给球员示范、讲解。润滑剂或者桥梁,是我现在重要的角色,因为我跟球员没有代沟,可以把教练组的想法完全传递给球员。我现在的,有点政治委员的意思吧。

南都:没能留下来作为球员踢中超,上一位球迷感叹:少壮不努力,李毅老大徒伤悲。大概是说前几年你有点浪费。

李毅:有很多客观的原因。我觉得我已经非常努力了,我对得起自己。这段时间训练,我练得很苦,一堂训练课没有落下,教学赛虽然不是正规比赛,我到底进了5个球,而且有两场只踢了10多分钟,这说明我还有能力去踢中超的。不过俱乐部有长远的考虑,他们觉得我再踢也只能踢一两年,还不如给年轻球员机会。说不定,我早走比晚走还好一些。

南都:但这半年来你跟队训练,显然还是不甘就这么退役。

李毅:我不是想要证明什么,只是我还热爱这份工作。07年离开深圳我就有一种情结,落叶归根的感觉,想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能在深圳退役那职业生涯就完整了。现在很遗憾,大头和大智他们现在还在踢,但我却已经退役。

南都:不踢球当教练了,特鲁西埃是其中的关键因素吧?

李毅:应该说是他把我的足球生涯直接变成了教练。不知道换一个教练会不会是另一种结果,但这些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刚当教练就能在特鲁西埃身边,这也是一种幸运吧,我希望真能学习东西。

南都:那现在人喊你李导还是毅哥啊?

李毅:还是喊毅哥的多,李导也是开玩笑地喊。当年我在深圳踢球,好多球员说那时候他们还是球童呢。

南都:你是舍不得离开这个江湖才选择进入教练组的?你又不愁吃穿。

李毅:不是这个问题。我从6岁开始踢球,26年的感情,这是不可磨灭的,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只能选择足球,不管是做教练还是做解说员,做那方面都离不开足球。既然现在有机会为深足做事,我当然会做这种选择,也能多少弥补我的遗憾。我说了,我这个人是为足球而生,也会为足球而死。

(来源:南方都市报)

渔具轮座
奥园汇源新都
金地雅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